莫辜负伟大的时代,莫耽误宝贵的辰光
来源:  作者:  发布时间:2019-10-8 17:30:42

莫辜负伟大的时代,莫耽误宝贵的辰光

—张曼菱先生走进昆明三中《西南联大与教育兴邦》讲座

“在中国西南昆明城西有一座石碑,纪念着一所在中国现代史上短暂存在过的大学——西南联大,全称国立西南联合大学。在复兴民族的丰功伟绩中,从“两弹一星”到“胰岛素合成”,都记载着西南联大师生的业绩,而首次为中国人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杨振宁与李政道,都出身于西南联大。”

这是一所大学,存在前后不过九年,却成为中国教育史上爱国、进步、奉献精神的丰碑。

这是一座文化中心,身处边陲,却引领思想、服务社会,开启了中国近代文化史上绚烂的一页。

这就是战火中的西南联合大学。有人把它称为中国历史上最好的大学之一,一位外国学者甚至认为,“西南联大的历史将为举世学术界追忆与推崇……联大的传统,已成为中国乃至世界可继承的一宗遗产”。

 

2019917日下午,张曼菱先生莅临我校,为各校区赶来的师生带来《西南联大与教育兴邦》专题讲座。

张曼菱先生,云南昆明人。198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。独立制片人和导演,职业作家。大陆改革开放后首位登上美国《时代》周刊封面的中国女性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就带领北大4000余学生喊出“团结起来、振兴中华”的时代最强音;也是北大人独立人格、自由思想精神的守护者和践行者。

作为中国近代教育史上的一个高峰,西南联大,一个战火与知识、毁灭与重建并存的地方。这里走出了李政道、杨政宁等知名学者,孕育了中华民族复兴的希望。“千秋耻,终当雪;中兴业,须人杰。”虽时局艰辛,西南联大却“以其兼容并包之精神,转移社会一时之风气,内树学术自由之规模,外来民主堡垒之称号”,在短短不满9年的时间里(19371946),仅仅有不到4000名毕业生,但走出了2位诺贝尔奖获得者、6位两弹元勋、4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、173位两院院士和100多位人文大师,培养出一批世界一流的人才,创造了中国乃至世界高等教育史上的奇迹,为抗战和后来的国家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。西南联大汇聚三校菁华,以刚毅坚卓精神,维系中华教育命脉。联大的奇迹远未止于这些数字。一部部著作在硝烟中问世:华罗庚完成了开创性的著作——《堆垒素数论》;吴大猷的《多原子分子的振动光谱及结构》被视为该领域的经典;还有张青莲的《重水之研究》、赵九章的《大气之涡旋运动》、孙云铸的《中国古生代地层之划分》、冯景兰的《川康滇铜矿纪要》、马大猷的《建筑中声音之涨落现象》、闻一多的《楚辞校补》、冯友兰的《新理学》、陈寅恪的《唐代政治史述论稿》、汤用彤的《汉魏晋南北朝佛教史》等等大批奠基性论著。而同样在那艰苦卓绝的环境中,杨振宁在两位导师的辅导下,完成了对他一生科研事业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学士论文;李政道读完了他的物理学业,为日后的成就奠定了至为关键的基础。西南联大留给后人的不仅仅是学术上的耀眼成就,抗日救亡的铁流中同样有他们刚毅坚卓的身影。九年间,先后共有1200余名联大学子投身于抗日救亡的大军,14位联大学子献身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。

作为“西南联大”的史料抢救者与研究者,张曼菱先生担纲制作的历史文献片《西南联大启示录》昭示与抢救了中国民族文化史上重要篇章,为中国高等教育史的研究做出了重大贡献。此片深得海内外联大校友所认同,获北大、清华、南开三校高度评价与认可,已荣获中共中央宣传部“五个一”工程奖。”那些穿着长袍,不惧战火洗礼的大师们,让我们知道了什么是文人风骨;那些住茅草屋、吃不上饭,却依旧心怀家国理想和对知识的渴求的学生们,让我们知道了什么叫“艰难困苦,玉汝于成”;国立北京大学、国立清华大学、私立南开大学三所大学的精诚合作、亲密无间,让我们知道了什么叫文脉永存,正如西南联大纪录片中所说“五色交辉,相得益彰,八音合奏,终和且平”。

 

 



张先生说:“教育是灵性和理性的产物。教育就是使人民现代化的手段。”“中国有这样的传统意识:国家有国脉,学校有“学脉”。精神的力量和思想的火花,不会一挫而止步,还会不断地再生于新的时代。那些最富于生命力和进步性的东西,都是一定要卷土重来的。”跟随张先生娓娓而谈,我们仿佛亲眼见到那些艰难困苦、玉汝于成的日子里,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的爱国传统和“刚毅坚卓”的顽强精神支撑着联大师生在强敌深入、风雨如晦的日子里激情不减,弦歌不辍。时隔70,今天的联大校友仍然会时时提起“知识报国”、救亡图存的铮铮誓言。

 

 


 





精彩的提问互动环节迎来讲座的最高潮,老师和孩子们都高高举手提问。张先生认为,有了绝对的平等精神和自由精神,平等自由的道德原则就产生了,道者同于道,德者同于德,失者同于失。坚守平等自由的道德原则才能够做到志同道合、和睦相处。这种道德原则是“无为”的道德评价机制,能使人道德高尚。面对教育的刻板与程式化现象,张先生呼吁教育需要野性,宁做打不垮的“渣渣”,也不要做脆弱的“精华”;面对理想化的民国风崇拜,张先生指出,任何时代都无法复制,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精神和糟粕,传承需要筛选,不用类比;面对学生参与港独事件是否属于爱国的提问,张先生关爱指出,请多读书,加强自我成长,不要盲目卷入政治。人的理性是在中学时代养成的,她说理性的养成,这就是科学精神!

 

 


 





翻看张先生赠送给我校的《西南联大行思录》《西南联大启示录》两套珍贵的书籍影像材料,我们深深地被她寻访“西南联大精神”的执著打动。这种精神,在中西合璧下,既有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,也有“独立人格,自由精神”的人文精神。在每一帧精美的画面中,可见出西南联大人活生生的精神面貌,和对国家、民族的赤诚与担当,更可见出作者对当下文化教育建设的思考与忧虑。从“西南联大”到今天,历史的精神就在“行”与“思”之间跳动,对那激情岁月与美好人格的怀念向往,跃然纸上。正如联大校歌提到的那样“中兴业,须人杰”,青年承载着国家兴亡、民族盛衰的重任,我们将传承西南联大精神,刻苦学习、努力拼搏,为伟大的中国梦奉献青春!

 





信息录入:教科室

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